摘要 人民币中间价今日大幅下调492点,业内人士表示,人民币贬值是短期波动而非长期趋势,未来人民币汇率也将更具有弹性。

K图 usdcnh_64

K图 usdcnyi_0

K图 usdcnyc_0

  人民币中间价今日大幅下调492点至6.6726,中间价贬值至2017年8月18日以来最低,降幅创2017年1月9日以来最大。业内人士表示,人民币贬值是短期波动而非长期趋势,未来人民币汇率也将更具有弹性。

  业内人士表示,美元走势仍是影响人民币汇率运行的重要变量。近几日人民币汇率有所回升,也与美元指数高位调整有关。如果美元继续走强,人民币仍将承压。但整体看人民币贬值是短期波动而非长期趋势,我国经济基本面支撑外汇储备在波动中保持稳定,未来人民币汇率也将更具有弹性。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似乎也对本轮外汇市场的波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对此,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应理性看待人民币汇率贬值。

  事实上,对于人民币未来走势,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经过去年以来的调整,已进入双向波动的合理区间,经济基本面决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

  央行7月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6月份,我国官方外汇储备31121.29亿美元,较上月增加15.06亿美元,结束了连续两个月的回落。今年4月份和5月份,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出现回落。4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249亿美元,较3月末下降180亿美元,降幅为0.57%;5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06亿美元,较4月末下降142亿美元,降幅为0.46%。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份美元指数明显上行,欧元、英镑等对美元均为贬值,汇兑变化对外汇储备有不小的负面效应。同时,6月份美国债收益率下行,债券估值因素有利于外储增加。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估值变动对外汇储备规模影响偏中性。“美元指数从5月末的93.9859升至6月末的94.5183,升值幅度较上月大幅回落,但仍然处于升值通道。欧元对美元汇率基本稳定,预计对外汇储备估值影响不大。日元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较大,从5月末的108.8050贬至6月末的110.6950,贬值幅度达到1.71%,导致外汇储备中以日元计价部分折算成美元计价后形成估值损失。”温彬分析称。

  从主要国债收益率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5月末的2.83%微幅升至2.85%,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5月末的0.44%降至0.38%。

  温彬认为,主要国家国债收益率的走低,导致我国持有外国国债价格上升,外汇储备账面价值增加。从综合汇率和国债收益率看,收益率变动带来的估值增加与汇率变动带来的估值损失相抵后大体平衡,与6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小幅增长一致。

  银行结售汇方面,温彬表示,虽然6月份结售汇数据尚未发布,但从5月份数据看,银行结售汇顺差继续扩大至193.63亿美元,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更是达到224.72亿美元,均创下2014年4月份以来的最大顺差,意味着结售汇项对外汇储备规模形成支撑,这是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大的情况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的重要基础。此外,银行代客远期净结汇顺差较前月收窄33.64亿美元至16.66亿美元,但顺差依然有助于支撑未来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

  受访专家均认为,我国经济运行平稳、结构不断优化,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加大,但对篮子货币基本稳定,国际资本流动总体平衡。在此背景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将继续保持稳定。

(责任编辑:DF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