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丽仟

陈伟审片有一个规矩——

看小监视器要离三米外,大监视器离五米外。“你趴在监视器面前,你就是导演视角。但真正好的导演一定要以观众视角来考虑,尤其要以新观众的视角来考虑。”

他为这事儿痛骂过今年的导演团队:“我说你们再这样下去,我明年我彻底换团队!”“不是说你们不好、不专业,你们就是太专业了,你们专业到你们把自己当成说唱专家了!”他生气的是:“你们有谁彻彻底底站在观众视角上来考虑?”

坐在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对面,《中国新说唱》总制片人、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说:第一期很不好剪。

《中国新说唱》的危机

此前,谈到“冠名商VIVO撤资”“有关部门严控”“延到9月播”的传闻,爱奇艺官方回复都是“正在了解情况”。事实上,在经历了《中国有嘻哈》的爆发,《热血街舞团》《机器人争霸》的过渡后,陈伟团队此次操刀《中国新说唱》压力山大。

对主创团队来说,最怕观众觉得没意思,是旧瓶装新酒,最难对付的对手其实是自己。那么,究竟如何把《中国新说唱》的“新”做出来?如何做好产品迭代呢?

首先是团队的更新。陈伟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同题材同品类,至少要换掉30%的人,要让新鲜血液来做,就像这次把后期公司从千秋岁换成大千。

其次,在管理团队、制作心态上,他要求所有人“永远不要想着你是一个老节目,永远要把它当成一个新鲜的东西,第一次的东西来对待它。”

除了增强了主创团队,食材的体量质量更丰富了,赛制、做法也变了。

去年的《中国有嘻哈》,真正下场比赛是288个人。今年的《中国新说唱》,采取了“海选+海搜”的方式,线上线下集结了1万多人。

在海选方面,通过四大音乐网站、百所高校预选赛、奇秀、爱奇艺VIP、北美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等分赛区,共二十五场比赛,挖掘出了一些不知名的新rapper。

“海搜”用的是《中国好声音》的模式。导演主动下去挨个找、有目的性地找到一些已经很知名的rapper。国内大的厂牌他们都会沟通,“有些重点选手,我们也会跟厂牌说,这个谁谁谁你们能不能派过来,他还比较适合上这个节目的。”

不过,上述两类rapper来参赛走的流程都一样:“哪怕我邀请你,你也得参加某个区域或某个渠道的海选,没有直通车。”至于最后入围选手是咋选出来的?陈伟笑着反问:“你知道《好声音》的选手怎么选出来的吗?你不用知道,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想让观众一上来就看到厉害的选手,让观众感觉更直接、新鲜、劲道。”

一个片子前20分钟,代表了主创团队想讲给观众的最主要的东西。因此,陈伟前后剪了很多版。

至于《中国有嘻哈》中地下和偶像rapper的beef(矛盾),也完全不见了。陈伟解释称:“因为他们太相互理解,太peace了,他们是有共同的使命感的。如果不存在那样的基础,我也剪不出来那样的东西。”其次,今年的明星制作人更严了,而新增的女性角色——邓紫棋,更加注重旋律听感,这是为节目带来了新的视角。

残酷的是,七十多位选手,最终被记住的也就十几个人或几个人而已。节目组会优先突出谁?如何塑造他们的故事呢?对此,陈伟的立场real严格:“我对rapper是没有职业、性格、音乐风格的分类的。对我来说只有两类。一类是表现好的,一类是表现不好的。”“第一期我要让立意展现百花齐放,但第二期会更有意思。”

让一群做节目的人做艺人经纪,“刺猬兄弟”能行吗?

去年做《中国有嘻哈》,陈伟再三强调,为了保证比赛公平性,不会签约选手。

当时小鬼、朱星杰都是爱奇艺旗下经纪公司果然娱乐签约的艺人,前者演唱了《中国有嘻哈》的广告歌,后者因为偶像rapper的标签被人记住,比赛成绩都一般。

既当裁判又当选手,肯定会为人诟病。全部签下来,是爱奇艺想到的解决办法。

据说从录制开始,“跟选手相关的所有单子只能跟爱奇艺谈。”爱奇艺成为了唯一的出口。对经纪公司来说,爱奇艺全面接盘、要插足也要分成,利益冲突很明显。

那么,爱奇艺是怎么谈下来的呢?

陈伟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让他主动去选的话,肯定不会选自己不熟悉的艺人经纪。

但爱奇艺必须做这件事,且不得不做。

理由是整个比赛过程中以及比赛后,这些刚刚走红的新艺人,得有人教育、管理、引导他们,得有人规范他们的社交媒体、公众形象,经营好商业演出代言等业务。

“我们确定了基调之后,就想我们要做什么?我们是要靠他们赚钱吗?靠他们赚钱的话,为什么不签八年,对吧?正常的经纪公司你可以去问,像梦想强音、天娱、哇唧唧哇什么的,他们签选秀选手,都签好几年,很多都是八年,五年算少的。”

做艺人经纪往往是高投入、高产出,同时也是高风险的行业。“如果不签一定的周期,可能投入了还没产出,就解约了,约满了对吧?投入产出是不成正比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爱奇艺刚好选择了一年的呢?

陈伟解释称:“因为我们不是以选手经纪、以盈利为目标的,我们其实是规范和管理好这波人。当这一年结束之后,我们会完璧归赵的归还给他们的经纪公司或者他们本人。所以从这一点上,所有的经纪公司都服我们。”

真的服?陈伟进一步表示:“你说这一年能赚到钱吗?也能挣到钱,但是这一年挣的钱真的能够cover掉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的投入吗?那是cover不掉,对吧?”

据介绍,爱奇艺会给他们安排创作营,安排老师在一个集中的时间内,快速地教他们在公众面前处理好自己的言行、教他们运营社交媒体。甚至于,“我们还要给他们请心理医生。因为当一个人突然间,不一样了之后,他会需要一些心理引导。”

他们不指望每一个它原本的经纪公司都会这么做。但如果没人这么做,“我们会觉得我们把一批年轻人打造出来之后,后面的事情我们失控了。”

因为这群选手贴的不止是爱奇艺选手的标签,贴的还是中国说唱文化的标签。

联想到去年《中国有嘻哈》比赛后种种失控的事件,确实差点毁掉这个节目。

聊到兴起处,陈伟忍不住开始自我调侃:“圈内有个著名的前辈,说陈伟就是傻,都已经签了,还不签三年五年的。”但他认为自己输出的是一种态度:“我们不是要在经纪业务上跟大家夺利,不是一下子要把所有人签走,把所有钱赚走,我们只是想把这件事情管好,管到合适的位置,我就还给大家。”

从商业角度来讲,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认可这种模式吗?陈伟很坚定地表示,龚宇给了自己充分的信任和自主权。据悉,为了做好这块业务,爱奇艺与《中国新说唱》艺人总监王甜甜的公司——一格传媒合资成立了一个经纪公司——刺猬兄弟。

所有人最关心的,爱奇艺与选手原本的经纪公司如何分成?陈伟拍着胸脯表示:“完全没有欺负任何一家经纪公司。不是说爱奇艺强,就要占大的。”

以摩登天空这种本身相对强势、资源较好的经纪公司为例,据说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安排了三波人跟他们谈。“反正随时向他汇报,你知道吗?谈一会出去了。”陈伟对细节印象深刻,摩登天空主要的顾虑是,自己有很多的音乐节演出什么的,“他们在想我们如果把孩子都给你们了,我们的演出谁来演什么的。”但很快,最后双方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就谈妥了种种细节,且都落实到了合同上。

陈伟认为公道在“只签一年”这件事上。说得更准确些,“节目播四个月,这之后,我只要了八个月。八个月之后,他们的价格还放在那儿,人全还给你们了。”

但八个月后他们的身价和前途如何?当优爱腾你追我赶斥巨资做更大的秀,捧更大一波新流量时,原有的红人会否被取代和遗忘?赚快钱or细水长流?有待检验。

广告收入已经回本,艺人经纪初步试水,《新说唱》还靠什么赚钱?

陈伟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人,他说自己只会做节目。

但作为节目总制片人,他当然要研究和探索“一鱼多吃”可能性。

去年,陈伟立下军令状,率团队总投入2.5亿+制作《中国有嘻哈》,是亏钱养IP。这次《中国新说唱》投入成本加大,但有了爆款基础,招商比《热血街舞团》更好。龚宇曾透露《新说唱》已经覆盖了第一季的亏损,广靠广告收入就盈利了。

做产业链有多难?小娱曾在《一档《奔跑吧》可以赚十几亿,为什么超级网综才刚刚盈利?》一文中写过,IP不够强、平台缺专业团队、项目经验不足、商业模式还没想好or走通,想赚C端的钱困难重重。客观来看,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算做的最早、经验相对丰富一点的,他们的破局思路是什么呢?这笔生意该咋做?

首先是艺人经纪。坦白讲,从节目总制片人陈伟到节目总导演车澈,再到艺人总监王甜甜,前文提到的刺猬兄弟的核心成员,都没做过艺人经纪,劣势很明显。

在陈伟看来,既是劣势,更是优势。

他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正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做过经纪业务,不知道有多难。你不明白这里边有多少惊涛骇浪,有多少艰难险阻,你就只知道一点,这个事情我去做了,这件事情才能更好。所以你这一猛子扎下去干了。干成了,也挺好的。”

摆正心态很重要。陈伟忍不住开始自嘲:“圈里肯定也会有人笑话我们,说我太傻,但我觉得没关系,我的目标很清晰,不是说我要大举进军经纪业务了,我是要用这个方式,补齐这个链条,让这件事更完整、合理。我没觉得这是重点收入。”

在商业模式上,另一块是直播(打赏)业务、会员拉新。

据介绍,成为爱奇艺VIP可以专享到一些独家视频、线下拉票和线上投票。

据说爱奇艺的VIP部门,专门开发了一款只有会员才可以免费看的新产品——《陪你看说唱》,打造的是艺人or明星陪你看说唱、边看边点评的陪伴式概念和体验。一边是节目,一边是衍生节目。两个观看窗口,跟足球解说有点像。

另一个板块是衍生授权的业务。肉眼可见的,节目定制款的“嘻引力奶茶”、方巾,与周生生等品牌合作的首饰、潮牌,早就生产出来了,将在爱奇艺商城上线。

目前,节目还不能“边看边买”。他们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想做一个带货节目,精力也顾不过来。但陈伟认为这个点子不错。“这次只签约了选手,那下次能否在节目前,把所有的品类的品牌都签了?然后来帮他们带货呢?也许第二季可以试试。”

一切都是在摸索阶段。

发行也是一部分收入,主要是视频、音频版权。“今年所有的音频网站都变成我们的广告客户。包括QQ音乐在内四大音频网站都合作了,这对我们节目有好处。”

事实上,当时做部分直播,只是时机刚刚好,陈伟就玩了一把,但这部分收入对平台来说,其实很小。今年应该不会再玩了,陈伟笑称自己有时候像小孩子似的,想随心所欲地耍一把。因此,“今年肯定还会用别的方法(玩起来)”。

今年的《中国新说唱》能顺利播出,实属不易。

去年《中国有嘻哈》把整个行业带了起来,但这个曾经活跃在地下的产业,在遭遇突如其来的流量和消费后,埋下了不小的隐患,像是经历了一场高烧。就像李宗盛唱的那样:“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却好不了的咳。”但做了相关调整后,“火就降了呀。就像人病一场才会关注健康,对吧?”

“这些rapper,无论是新人还是很OG的rapper,他们也会经过这样一个过程,他们也会理性的思考,我到底适不适合来做大众化的传播?在大众领域的话,肯定要更符合大众审美标准、大众传播的概念和逻辑,你的作品是要好听的,健康的,积极阳光青春的,你要按照大众歌手的标准规范自己,你才能走的更远。”

关于一些敏感问题,陈伟没有回避,反而觉得真的是该管。“实话实说,我觉得如果不管的话,这棵树会长的乱枝丛生,我觉得该管,小树不砍不直溜。”

今晚《中国新说唱》再掀热度,被修剪过后的小树能否茁壮成长?2018年的夏天,它能否重新带着说唱产业回到正轨、撬动更大产业链?我们保持期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娱乐资本论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258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