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元首出访,最少不了哪一种医生随行?

特朗普真任性,发几个推特就把G7峰会搞得鸡飞狗跳,他老人家拍拍屁股走人,又飞到新加坡见金正恩。,

原标题:各国元首出访,最少不了哪一种医生随行?

午饭后,办公室没人,淼哥坐在办公桌前看布朗《学会提问——批判性思维指南》。

娟妹一阵风似的跑过来坐下:“淼哥、淼哥,最近各国元首纷纷组建朋友圈呀,真忙。

7号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小城拉马尔拜举行的G7峰会不欢而散, 9日在我国青岛举行的上合元首理事会一团和气。

特朗普真任性,发几个推特就把G7峰会搞得鸡飞狗跳,他老人家拍拍屁股走人,又飞到新加坡见金正恩。

再过3天,特朗普就过72岁生日了,这老人家真是精力旺盛。”

淼哥头也不抬,继续看书:“你爸妈什么时候生日你记得吗?这周日父亲节你准备好礼物了吗?你小孩后年考初中你准备好了吗?

这些国家大事摸得门儿清,和我们有半毛钱的关系?”

娟妹脸涨的通红:“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些消息天天在我朋友圈里刷屏,我不知道也不行呀,和你真是尬聊!”

淼哥放下书,揉揉肩膀:“对了,你提到这么多元首,普遍年龄偏大,飞机一飞飞十几个小时,漂洋过海去开会,还要倒时差,难免会需要带医疗团队。

随行人员再精简,元首们也会带一种医生,你知道是什么科的吗?

其实哪个科的医生都少不了,隔行如隔山,能带一家医院最好了,往往做不到。

元首会定期体检的,有了内外科疾病会及时处理,真有事他们也不会出行。

但有个科的医生,必不可少,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关键时候保命,必要时可以帮助睡眠,倒倒时差。”

娟妹想了想:“我感觉,是麻醉师。”

淼哥笑了笑:“你的感觉是对的,但你千万不要称呼人家‘麻醉师’,一定要称呼‘麻醉医生’。

在国外,麻醉医生的地位是很高的,直接从收入表现出来。

远了不说,隔壁香港的麻醉医生收入非常高,平均年薪280万,他们的工作是按小时收费的。

国际医生节,是3月30日,这是为了纪念一位麻醉医生的创举。

1842年3月30日,美国麻醉医生Crawford Long 为一位患者成功实施了第一例乙醚麻醉,方便医生摘除颈部肿块。

美国总统布什于1993年签署总统令,将3月30日作为美国的国家医生节,后来逐渐演变为国际医生节。

全世界第一位公开报道乙醚麻醉的医生Morton的墓志铭上,有这样一句话:‘在他以前,手术是一种极大的痛苦;因为他,手术的疼痛被攻克;从他以后,科学战胜了疼痛’

麻醉对医学技术的进展,有居功至伟的帮助。以前没有麻醉剂的时代,大一点的外科手术成功率不足30%。

那个时候的手术,通常是将病人绑在手术台上,几名壮汉按住,医生以最快速度做完手术。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关羽刮骨疗伤的忍耐力的,长痛不如短痛,逼着医生创造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手术速度记录。

有位俄国医生,半分钟切除乳房,三分钟完成大腿截肢;有位法国名医多米尼克-拉里曾在24小时内完成200台截肢手术……

医学最顶尖的期刊NEJM 200周年的纪念文章中,哈佛大学附属Brigham and Women’sHospital的Atul Gawande医生,记载了一次300%死亡率手术’,过程是这样的:

有位人称‘李斯顿飞刀’的罗伯特-李斯顿医生,据传,他锯下一条大腿的时间只需28秒。

李斯顿医生在一次截肢手术中,简单粗暴的锯下了伤者的大腿,但由于用力过猛而误将伤者的睾丸也连着一起切下来了。

不仅如此,帮他在一旁按住伤者的助手也不幸被他切下两根手指;而在一旁观摩李斯顿手术的一名医生也被李斯顿的手术刀命中了两腿之间的要害。

这名医生当场身亡,而那名伤者和李斯顿的助手也由于术后败血症而双双毙命。”

娟妹吐吐舌头:“这也太可怕了,真无法想象当时的血腥、粗暴。”

淼哥放下书,揉揉肩膀:“是呀,现在的手术,因为有了麻醉医生的保驾护航,我们能更精确、更细致、更完美的做手术,不用再一味的追求速度了。

老百姓为各种高精尖手术或治疗的开展叫好,有没有想过麻醉医生也是在挑战极限?

病人为手术的成功而对医生说句感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麻醉医生在手术过程中为他保驾护航?

手术医生摘下手套休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麻醉医生还在高度紧张的复苏病人?

在国外,麻醉医生被称为离上帝最近的一群人。

孩子出生时候的Apgar评分,是由一位妇产科麻醉医生Virginia Apgar发明的,为新生儿窒息的抢救提供了标准;

而某些国家允许的安乐死,也是由麻醉医生来执行的。

在全麻手术过程中,麻醉医生需要把病人的自主呼吸停掉,改为机械通气;等手术结束,再逐步恢复过来。

这个过程,就像是把病人的生命系在手里,让手术医生有机会去和病魔做斗争。我们负责手起刀落,他们负责维持生命。

你有没有注意到,经常有医生猝死的报道,而其中大部分是麻醉医生?

手术过程中,麻醉医生要严密病人的生命体征,眼睛离开屏幕,耳朵还要警惕监护有没有报警,神经一直紧绷着。

大家起床定闹钟有感觉,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闹钟响起,整个人要打个激灵,心脏不好的,血压不稳的,尽量不要定闹钟。

麻醉医生一直要受着这样的折磨,病人的心率上去了,自己的心率飙到120,病人的心率下去了,自己的心率飙到180。

常年累月如此,神经衰弱、血压升高、失眠焦虑……哪个人身体能好呀?万一值夜班来个大抢救,真是魂飞魄散,几天缓不过劲儿来。”

娟妹叹了口气:“这么忙,为什么不多招点麻醉医生呢?”

淼哥45度望着天花板:“前段时间,流感爆发,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不多招点儿科医生;这两年鼓励生育,大家都在问为什么不多招点妇产科医生;现在又在问为什么不多招麻醉医生。

说到底还是付出回报比的问题,偶尔的风险可以,长期只谈情怀不提高待遇,怎么可能吸引到后继者加入医疗队伍?

我有位朋友是麻醉医生,他写了一段诗,和大家分享一下:

麻醉医生,你从未忘记你的初衷;

就算你和别人一样,忍受着病痛。

麻醉医生,你叫醒患者的时候很美;

就像深圳河里,清澈的水。

麻醉医生,你也是个普通的人呀;

嘴角保持微笑,心里却万分疲惫。

麻醉医生,笔架山夜晚时间匆匆;

值班的人,请给我一支肌松。

所以,那些通宵的夜是真的。

麻醉医生,你才是那个保障生命的指路灯。

多想睡上一觉,可手术接的是没完没了;

这让你感到绝望,麻醉医生。

麻醉医生,你关掉麻醉机,收了药盒;

你说前半夜就这样吧,快到明天。

麻醉医生,当急诊电话再次响起;

在某天的早晨,生命不再属于你自己。

所以,那些猝死都是真的;

麻醉医生,你才是那个需要救治的老伤员!

多想睡上一觉,可手术接的没完没了;

这让你感到绝望,麻醉医生。

所以,那些猝死都会是真的,

麻醉医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对抗那死神!

手术成功那一刻,睁开眼睛慢慢苏醒。

一切都值了,麻醉医生;

接下一台吧,麻醉医生。

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大家会越来越重视这个群体,感谢这群躲着聚光灯背后的英雄。

悄悄提个醒:他们不喜欢被叫‘麻醉师’,请叫他们‘麻醉医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